<tt id="fozck"></tt>
        撫順市雷鋒紀念館官網 今天是:2021年4月15日 星期四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 聯系我們
         
        歡迎參觀
        預約參觀
         

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> 走近雷鋒 >> 雷鋒故事

        血海深仇
          瀏覽:2425次  時間:2020年2月28日

          那時我雖年紀小,對那些要命的野獸般的帝國主義和黑暗的社會是多么入骨的痛恨。那時我真想:要是有親人來搭救我, 我一定要拿起槍,粉碎那些狗豺狼,為爹媽報仇 ! ——摘自雷鋒日記  


          湘江的水,滾滾地流。在黑暗的舊社會里,它載著苦難人們的眼淚,載著受壓迫人們的鮮血,它,是無數悲慘故事的見證。

          一九四○年年十二月十八日,雷鋒出生在湖南省長沙縣安慶鄉(現長沙市望城區雷鋒鎮——編者注)一個貧苦農民的家庭里。那是一個動亂的年代。抗日的烽火燃遍祖國大江南北,無恥的國民黨反動派,在日寇的進攻面前節節敗退,祖國的錦秀河山,一大片一大片地淪入敵手。不久,日寇的鐵蹄遍及兩湖地區。湘江兩岸真是豺狼當道的世界:漢奸、走狗、地主為非作歹,殘害百姓,勞苦的群眾處于水深火熱的災難中。  

          雷鋒出世以后,舊社會給予這個小生命的,是一次又一次沉重的打擊。

          父親雷明亮,原是長沙市仁和福油鹽鋪里的挑夫,他辛辛苦苦地為資本家干活,賺得微薄的一些工資,維持家庭生活。一九三八年日寇進逼洞庭湖地區,離長沙城還遠得很,但是,國民黨反動派聽說鬼子來犯,早嚇得魂不附體,急急忙忙地退出長沙,臨走一把火把個長沙城焚燒成一片焦土。散兵游勇,到處流竄,奸淫擄掠,無惡不作。雷鋒的父親就在長沙大火時,被國民黨的逃兵毒打致傷,只得抱病回到了家鄉。

          父親回鄉以后,向地主譚四滾子佃了七畝田,付了一筆押金,從此帶著有病的身子下田作活。他趕早摸黑,受苦受累,還不能維持一家人的溫飽。過了幾年,生活實在困難,為了減輕家庭負擔,父親和母親商量后,把雷鋒的哥哥送進了津市新盛機械廠里去當童工。

          那時候哥哥才十二歲,還是一個不大懂事的孩子呢!可是為了活命,他只好離開父母,離開家鄉,走進吃人的工廠,去忍受資本家的剝削。    

        在日本鬼子侵占那一帶的時候,雷鋒的父親又被拉去當挑夫,遭到了鬼子的一頓毒打,本來巳是有病的身子,這一來傷勢越來越重,以致長期吐血疴血,終于在雷鋒五歲那年,死去了!

        這個晴天霹靂,使母親哭得死去活來。    

        那年頭,窮人家死了人,連買棺材的錢都沒有,家里又沒有什么東西可以變賣的;向人借吧,除了財主家的高利貸,窮人家哪里會有錢借給別人呢!而借了高利貸,背上驢打滾的利錢,不就等于拿條繩索往自己脖子上套嗎?眼瞧著父親的尸體不能入土,母親急得什么似地。最后,她只有從幾畝賴以活命的佃田上打主意,托人轉佃出去三畝半田,得了一筆押金,買了一口棺材,在鄉親的幫助下草草地埋葬了父親的尸體。

        從此,雷鋒的母親懷抱著小弟弟,拉著小雷鋒,掙扎在饑餓線上,死亡線上,叫天,天不應,叫地,地不響,只有窮鄉親們給他們一些同情和安慰。但是,在當時,窮人家,家家都有一本受苦經,妻子失去丈夫的,孩子們失去爸爸的,豈只是雷鋒一家啊!

        要活下去,要把孩子們拉扯成人。

        正當孤兒寡母走投無路的時候,在資本家工廠里做童工的哥哥得了“童子癆”(即肺結核)。狠心的資本家,只知道從工人身上榨取油水,哪里管工人的死活,眼看這個孩子積累成癆,已經無法從他身上榨取利潤,就把他趕出大門。家里不但沒有錢給哥哥治病,而且為了生活,過不久,哥哥又帶著病到長沙附近的榮灣市一家印染廠當學徒。惡劣的勞動條件,疾病的折磨和生活的艱難,使他的肺病加重,身子一天一天地消瘦下去。就在雷鋒六歲那年,哥哥被兇惡的病魔和苦難的生活折磨死了。

        這又一次打擊,簡直像一把利刀.割去了母親心頭上的一塊肉,母親悲慟欲絕。小雷鋒抹著眼淚跺著腳:

        “我要哥哥!……”  

        哥哥靜靜地躺在那里,他再不能領著小雷鋒到村子里去玩耍了。    

        母親含著眼淚,掩埋了哥哥的尸體。誰知禍不單行,雷鋒的小弟弟害了傷寒病,加上沒有飽飯吃,不久又在母親懷里咽下了最后一口氣。    

        一連串的災難,使母親再也哭不出聲來了。    

        小雷鋒只剩下唯一的親人——母親了。母親把他摟在懷里,癡呆呆地望著他。這個在苦難中掙扎著的善良女性,拼著全身力氣,要把雷鋒拉扯成人。她忍受了饑餓貧寒,忍受了財主家的白眼和奚落,她在掙扎著,總想在黑暗的日子里,找出一條活路。    

        為了活命,她只得到地主譚四滾子家里去當傭工。譚四滾子的兒子譚七少爺,像野獸一般,起了歹心,竟然奸污了她……。她含著悲憤和恥辱,回到了家,人像是傻了一般,整天披頭散發,淚水淹面,常常一個人跑到丈夫的墳上去痛哭。生活的擔子,壓得她喘不過氣來;一個接著一個地失去親人,使她心如刀絞;地主的污辱,使她有怨無處申,有苦無處訴,實在到了走投無路的境地,她心一橫,萌了短見。

        一九四七年農歷八月十一的夜晚,有錢人家準備賞月亮吃月餅,窮人家連粥都吃不上。“月兒彎彎照九州,幾家歡樂幾家愁”,這正是當時的寫照。這時,母親觸景生情,眼淚像斷了線的珍珠一般流下來。    

        母親拉著雷鋒的小手呼著雷鋒的乳名,凄涼地說:    

        “庚伢子,瞧你的小手小臉多臟!要是沒有媽媽照顧,你該怎么活呀i”說著,母親打來一盆清凌凌的水,一邊給孩子冼著手臉,一邊痛苦地說:

        “庚伢子!別忘了我們家的人是怎么死的!”洗完了手臉,母親親了親雷鋒,說:

        “庚伢子!你到六叔祖母家去住一晚,媽出去弄點吃的!”

        雷鋒哪里知道母親的心事,瞪著大眼說:    

        " 嗯,快些回來!”    

        就在這天晚上,母親懸梁自盡了。    

        這個善良的女人,丈夫的慘死,她挺住了;兩個兒子的死,她沒有失去活下去的勇氣;長年累月的苦難生活的折磨,她默默地承受住了,可是,在地主階級的污辱與損害面前,她只好含著滿腔的仇和恨,懸梁自盡了。她的死,是對萬惡的舊社會的控訴。

        三年之同,接連死去了四個親人;三年之間,弄得家破人亡,從此雷鋒成了一個孤兒!

        窮幫窮,苦憐苦。這時,雷鋒的六叔祖父母,眼見這孩子失去了父母,生活無依無靠,便伸出了援助之手,把小雷鋒收養在自己的家里,雖然,他們自己也是在艱難中生活。    

        叔叔嬸嬸們給雷鋒一些溫暖,好心的鄉親們有時候給他縫縫補補,但是,雷鋒是個懂事的孩子,他瞧著叔祖父母都挺困難,小小年紀,就上山砍柴。    

        每天,他帶著砍柴刀和扁擔,上山去砍樹枝、挖竹根、刨樹蔸,挑下山來,換一些錢來補貼生活。樹枝劃破了他的皮膚,荊棘刺痛了他的手腳;有時候,一個失手,砍柴刀砍傷了小手,鮮血染滿了手背,他忍住痛,喊一聲:“媽媽!”等血止住了,又拿起刀子來砍柴。一次,雷鋒正在東山上砍柴,被地主徐松林的娘看到,二話沒說,一把奪過他的柴刀,狠心地在小雷鋒左手的手背上砍了幾刀。雷鋒深深地記住了這一切仇和恨。  

        財主家的孩子,穿紅著綠,他不眼饞,財主家的孩子吃角吃肉,他不嘴饞。可是,當他每次走過學校,看到有錢人家的孩子背著書包上學校,聽到從學校里傳出來瑯瑯的讀書聲,他是多么羨慕呀!然而,他沒有這個機會,他只好帶著砍刀,默默地走上山去。  

        雷鋒在掙扎著活下去。他和苦難煎熬著的窮鄉親們一起,盼望著光明的到來。


        日韩欧美亚洲综合久久